张涵予像只黑豹坐在我面前,他说,想演文艺片了

摘要: 铁汉柔情四个字,用在他身上最贴切

11-09 12:40 首页 巴塞电影

吴宇森的新版《追捕》在威尼斯电影节进行了全球首映。映后评论两极分化,有人觉得拍得太老套,也有人认为这是熟悉的吴宇森味道。

吴宇森携《追捕》主创亮相威尼斯电影节


但无论好评还是差评,都描述了此片一个共同的特质,那就是“情怀”


情怀来自于两个方面,一个是对日本经典电影《追捕》的致敬,一个是吴氏暴力美学的再次回归。


作为重塑高仓健经典形象的张涵予,对这两种情怀都不陌生,并且也都很喜爱。

张涵予定妆照


抢在剧组征战威尼斯之前,巴塞电影有幸专访到这位国民硬汉,认真聊了聊他与《追捕》以及吴宇森的背后渊源。


在新版《追捕》定档发布会结束后的休息室,我们见到了张涵予。第一印象是皮肤黝黑,然后身形精瘦刚劲,目光如剑,再加上房间的光线不足,整个人像一只凝神的黑豹静坐在沙发中。


一开口,声音是低沉有磁性,如穿过山谷的风声,悠远却清晰。


正式采访,他又从助理手里接过一根雪茄,猛吸两口,吐出几缕白烟,眼神几分恣意,又有些霸道。气场实在是太强了!

抽烟的姿态太性感了


开始提问,记者带着歉意地说,不好意思又要让您再重头说说参与这部戏的前因后果。


张涵予笑了笑说:“我总在想,每换一拨,这些话题都差不多,你怎样才能转变一下说的不一样。这也是演员的一项技能。”


张涵予可以说是天生的演员。早在四五岁大的时候,他就热爱表演。电影看一遍就能将大段的台词背下来,京剧听一遍就能唱下来。家里一有客人,他就给人表演唱样板戏、唱京剧。

张涵予出生于电影世家,父亲是八一厂的摄影师,舅爷于鼎是上海译制厂的一个老配音演员


随着改革开放,已是初中生的张涵予开始接触更多的国外电影,这一批引进片里有阿兰·德龙的《佐德》,还有高仓健的《追捕》。


“那时正好是中日友好的蜜月期,邓小平访问日本时带回了许多项目,有东芝啊、丰田车啊,包括了二三十部的日本电影。那个时候也是日本电影的黄金期。”张涵予回忆起《追捕》在中国上映的年代。


当问起这部电影在那个年代的风靡程度时,张涵予打开了记忆的隧道:“满大街所有的男人,都留着板寸,这都是在学杜丘。没有风衣的人,都穿起各种大衣,把领子立起来。还有人去广州捣蛤蟆镜回来卖,茶色的那种,人人都戴一个。所有人见面,说的都是《追捕》里的台词。所有卖录音机、卖电视机的地方,全部对着大街放着杜丘之歌。”


全中国都在为《追捕》疯狂,包括了当时年轻的张涵予,他说自己看了50遍这部电影。张涵予之所以反复进电影院,是为了记住全片每一个人的台词。

高仓健与《追捕》成为了70后的一代回忆


除了记台词,张涵予还模仿配音演员的声音,特别是为反派堂塔配音的邱岳峰先生。他至今都还记得一句非常经典的台词——“你看多么蓝的天啊,杜丘,走过去你可以融化在这蓝天里。”


那时起,张涵予萌生了去做配音演员的想法。他说:“我自己给中央电视台国际部的译制组,寄了一盘学《追捕》里台词的录音带。一个星期后,我便接到一封大红皮的信封,上面写着,中央电视台请你于哪天来北门试音。”


估计张涵予已记不清了,当时他试音的是一部叫《马克思的青年时代》的电影。他怀着忐忑的心情配了一段,结果没过两天就接到通知去正式为电影配音。从此,张涵予成为了一个专业的配音演员,用他的话讲,“配了上千部影视作品”。


有趣的是,在这上千部的配音作品中,张涵予就已经不自觉地与吴宇森产生了交集。他曾为吴导的好莱坞电影《夺命双雄》中尼古拉斯·凯奇的角色配过音。某种程度上说,张涵予也间接地成为了吴宇森的男主角。

90年代,张涵予去澳洲留学,回国后又干了几年配音的工作


张涵予身上这股硬劲儿,似乎很受香港导演的宠爱。在李仁港的《鸿门宴传奇》中扮演谋士张良,在霍耀良的《特殊身份》里出演霸气狙击手,在徐克的《智取威虎山》里扮演智勇双全的杨子荣,在林超贤的《湄公河行动》里扮演身手矫捷的缉毒队队长……


当问到是不是也期待着吴宇森也来找自己拍戏时,张涵予:“也没有。其实之前吴导演的《太平轮》就要一起合作的,我的档期实在掰不开,就没能实现。”


不过,合作的机会很快就来了。与张涵予一样,吴宇森对《追捕》有着特殊情节——他一直想跟高仓健一起拍戏,但直到后者去世都没有机会。


为了纪念友人,吴导决定翻拍《追捕》,而杜丘的人选自然是让国内最爷们的张涵予来演。两个带着情怀的男人走到了一起,电影也就顺理成章地开工。

新《追捕》全程在日本拍摄,整整花了半年的时间


可是,怒刷50遍旧版的张涵予在新片场里,会不会产生行动与经典记忆相抵抗的感觉呢?


张涵予的回答是:“不会有这个感觉。你接这个电影,必须有一点先明白,我们不是在照原片copy这个电影。应该是买了小说的版权以后,借着这个故事重新挪到当下的时代。然后,人物也不一样,我只是一个律师,当年高仓健是检察官。


虽然故事还是发展在日本,是希望有老元素在里面,让那个年代的观众再来看会有一种情怀,新的观众能看到一个全新的《追捕》。你会不停地修正自己,不能有任何高仓健的影子,完全是你自己演的一个角色。”

张涵予认为老版《追捕》的经典程度不可替代。在它之前,中国人几乎没有看过这样类型的电影


《追捕》可以说是为张涵予打开一扇认识世界电影的大门,他开始看到大量的好莱坞电影,熟悉了马龙·白兰度、阿尔·帕西诺、罗伯特·德尼罗这些方法派的老牌男星,对于表演也开始有了新的标注。


他说:“你会被他们马龙·白兰度等的表演深深吸引,再回头想象一下阿兰·德龙的表演,你会觉得不那么真实,表演痕迹很重。”


谈及在新《追捕》的表演,张涵予觉得还是有一定的难度。因为他的人物设定是一名律师,所以在动作戏方面不能太专业,往往要表现得有些笨拙。


这样的人物显然颠覆了吴宇森以往枪战片中,男主骁勇善战的传统设计。《追捕》不会再有主人公甩枪的华丽姿势,也不会出现在空中横飞的慢镜头,一切都是风格凌厉的写实打斗。


经历了《智取威虎山》、《湄公河行动》、《追捕》,以及未来《红海行动》等一系列枪战大片的洗礼后,张涵予似乎与动作脱不开了干系,但他本人却是无奈的:“我实际上愿意演文艺片,类似于《老炮儿》、《集结号》这样的电影,深挖人物内心的戏。”

“谷子地”是张涵予向冯小刚争取过来的角色,也是他十年演艺经验沉淀的结果


之所以打戏接得多,张涵予觉得与时下的流行有关,“古装片大家都不爱看了,当代的动作片成了流行,比如说这次吴京的《战狼2》。”


既然聊到《战狼2》,记者问他未来也会接演“主旋律”电影吗?他回答说:“中国式的主旋律商业大片,我会很喜欢。比如《智取威虎山》属于红色经典,当初筹备时有大数据论证,拍这样的电影没人会看,结果卖了9个亿,所以这大数据算电影是不准的,胡来。”


专访的最后,张涵予表示超想去看《敦刻尔克》,作为一个军事迷,他对二战中这段神秘的历史充满好奇心。

尽管专访的时间不长,但涵予大哥本人的形象,以及他那些经典的角色共同交织在脑海中,久久不散


张涵予曾说:“有时候演员是很被动的,会妥协,所以最重要的是,尽量尝试各种角色,抓住机会一定要把它演好。”


当年他靠“谷子地”拿到金马影帝,大家都问他以后演戏如何超越这个角色,他说没想超越,只是给自己更多的信心。

张涵予将“谷子地”当作自己艺术生涯的一个高度,但高过也就知足了,并不会成为负担


正是这份自信让张涵予后来塑造了更多精彩的角色,《风声》里的剿匪大队长,《智取威虎山》里颠覆传统的杨子荣,以及这部致敬经典的杜丘。一路走来,人们记住了他这个人,而不是谷子地,这就是张涵予最成功的地方。


采访:法兰西胶片  撰文:凯普林  摄影:阿宁



首页 - 巴塞电影 的更多文章: